七爷

   

【盾鐵】《超級英雄婚姻法案》19

特别特别特别好的电影宇宙内战文,合理串联起几部电影,以一个看似荒诞(实则关键)的角度切进复仇者们真实的生活,却合理化一切感情的起落和事件的发展。特别特别特别合理、特别特别特别真切,就好像电影真的只是没有把夫夫感情线的镜头放出来罢了。而且文字和叙事俱佳,必须珍藏的完结文!
真正治愈了我看美队3受伤的心啊!
很多文注重写他们的个性,他们的不同和他们的冲突,然后写他们各自对对方的爱,矛盾又深切的爱。而作者这里,却将他们(合情合理)的爱:相互的爱,写得那么细腻、可信、又可靠。这也就是“婚姻”解决“法案”的关键。作者脑洞真的特别棒啊!
最棒的是:为什么他们会相爱,文中写出了细腻的情感和自然的缘由。在完全不同的灵魂上发现相同的心,这是盾铁的致命吸引,而让他们陷入爱情里的,却是那些微小细致的一步步瞬间和累积到自然的陪伴。与他们婚姻匹配的,是相互的爱。
婚姻,美好的一件事。文中如是说。

阿官-涓:

  此時此刻,已經結婚的兩人待在西伯利亞,身著鋼鐵戰甲的Tony被自己的丈夫用盡全力拑制在地,而殺害Stark夫妻的真凶迅速向外逃逸。


  「預測對手動作,制定策略。」Tony向AI下令。


  FRIDAY忠實執行指令,兩秒鐘內回應策略制定完全,Tony立即發動用一連串Steve無法預期的動作掙脫壓制,一拳打飛Steve後飛往冬日士兵逃跑的方向。


  Steve以一名超級士兵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跳起,擋在Tony身前。


  「那不是他的意志,他當時被九頭蛇控制了。」Steve試著喚回Tony的理智。


  「滾開!」Tony咬牙喝罵道,升高飛在半空中將往目標前進,唯一目標是殺了那個殺人凶手。


  「那不是他!」Steve大喊,在Tony飛過他身邊時抓住Tony的左腳斥力靴,用盾牌瘋狂擊打靴底的推進器噴射孔。


  Tony拚盡全力也踹不開Steve的手,被Steve拉下來摔倒在地。


  理智告訴他不該用斥力炮攻擊自己的丈夫,就算Steve是超級士兵也會因斥力炮而受傷,所以Steve再度撲上來時他揮動右手臂用雷射鋸斷橫樑阻止Steve追上來。


  再度準備起飛時,FRIDAY報告「左側噴射器啟動失敗」,眼看冬日士兵一層層往上爬即將逃離,Tony無視只剩噴射器不平衡,硬是靠著單手推進器和右側斥力靴起飛。


  「飛行動力受損。」FRIDAY發出警告。


  「廢話。」Tony低聲咒罵。


  靈活思考是他身為發明家的優點之一,他立即停在上方一塊平塔,利用一層層的平台在往上飛時稍作休整,避免沒能追上人就掉回原地。


  等他終於追上冬兵,一腳把殺死父母的凶手踢飛到牆壁上,發動斥力炮想親手報仇死時……


  該死的Steve在筒狀通道正下方大喊:「最高權限,解除鋼鐵戰甲!」


  在戰場上顯得特別權威的聲音於壁面碰撞放大,傳到Tony耳中時他感覺全身一震,斥力炮剎那變暗,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到半秒鐘時間,FRIDAY忠實執行指令讓鋼鐵戰甲Mark 46脫離Tony身體,優美而規律的變形縮小,回到被Tony儲藏在直昇機內的模樣。


  一天之內被同一招整了兩次,Tony只來得及罵出一聲髒話就垂直往下掉落回地面,連倒在他身前的冬日士兵都看呆了。


  通道正下方,扔開盾牌的Steve空出雙手,準確無誤的接住正在痛罵髒話的丈夫並提醒他注意言語,縮小的鋼甲則在FRIDAY控制下緩速落到地面,面對著被Steve接住的未來學家。


  Tony在安全落地的瞬間跳離Steve身上,張開雙臂命令FRIDAY讓他穿回鋼甲,那是一串快速短促但有效的指令,可是比他發出指令更快的是Steve,他的丈夫在他剛發出第一個音節的那秒摀住他的嘴巴。


  嘴被摀住無法召換鋼甲他還有手和腳,他雖然不如Steve訓練有素,好歹跟復仇者裡的特務學過幾手工夫,他踹、他踢、他劈、他給Steve頸側一拳……Steve毫不動搖,並用另一隻手固定住Tony的後腦,讓他發不出AI能有效判別的語音。


  「最高權限,十分鐘內不接收任何命令。」Steve再度發令,Tony手腕上連接 FRIDAY的手錶錶面瞬間變暗,最終靜成一片黑暗。


  這一次,Steve放開Tony,做好會被狠狠攻擊的心理準備。


  一開始,Tony只是站在原地抬頭看著頂上天空,渾身發抖的看著冬日士兵往出口爬,已經半個身體離開基地了,此時追上去已是不可能的事。


  氣極了的Tony發現空手毆打超級士兵不是理智行為,他早該從平日的訓練得到教訓,而且他永遠都不可能像Natasha一樣運用腰和腿。但是他毫不放棄,把所有沒能發洩的怒火全都出在Steve身上。


  「Bucky是我的朋友。」Steve堅定地看著Tony。


  他不能不救Bucky,無論好友曾經做過什麼他都只是九頭蛇的受害者。


  他垂著手站在原處任Tony發洩,沒有鋼甲Tony無法真的傷害到他,至少不會像現在的Tony一樣傷重。


  「我也曾是。」Tony低聲說。


  他的聲音平靜,表情空白,怒揍Steve的手停下來和平的佇立原地,卻讓Steve感到一發子彈射穿他的胸口,赤紅鮮血噴湧而出瞬間覆蓋他整個人。


  在Tony說出下一句話前,Steve大步向前,試著抓住Tony,黑髮男人不肯就放範,激烈地掙扎踢踹,不斷踹著神經集中的脛骨,他忍住疼痛不為所動,堅持靠近終於把小個子的男人抱入懷中。


  「你不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丈夫。」Steve用力把黑髮男子按進懷中。


  「滾開,我要跟你離婚,Rogers。」


  Tony掄起拳頭痛揍Steve,被緊緊抱著無法給Steve的臉一拳揍碎他滿口白牙,也不妨礙他狠揍Steve的腹側,就算把手打腫也要打斷Steve幾根肋骨。此刻發生的一切跟發現Steve一直在瞞著他時有什麼不同,他竟然傻得覺得可以相信Steve,連婚前協議都沒想過就戴上戒指。


  「我不會簽字的Tony。」Steve強硬的說。他不知道2010年8月16日,紐約州州長簽署了無理由離婚法,只要Tony能證明他們關係破裂就能判斷離婚。


  他鎖住Tony的雙臂讓小個子男人無法再揍下去,Tony踹他下身時則以雙腿夾住他的腿,讓黑髮男人除了待在他懷裡哪裡都不能去。


  「你不會想殺了Bucky,你不是這樣的人。」Steve認真的說。


  Tony希望他有裝設腦波控制能關閉聽覺的裝置,好讓他關掉Steve說的每一句話,他知道Steve是對的,美國隊長總是對的,但是他不想聽更不想承認!


  好在,他知道忍耐是有盡頭的,他不需要熬上一整天,只要再過十幾分鐘FRIDAY重新接受指令,他會在第一時間終止Steve的最高權限,永遠!


  「我不想要你後半輩子都記得Bucky死前的臉,發現你不該殺死被洗腦控制的人,你不是這樣的人。」Steve仍在勸服。


  「你又知道我是什麼人,Rogers!」Tony仰長大吼,他真是瞎了才會答應跟Steve結婚,他竟然為了跟他一起步入教堂結婚而受洗,他竟然愛得如此卑微卻敵不過一個舊時好友。


  「你善良,關心別人的生活,關心其他人的生命勝過自己,所以你才會創造奧創希望世界和平,才會因為一個母親的指責而甘願簽署協議。殺死Bucky你不會得到平靜,Tony。」Steve在他耳邊的回答卻輕柔溫和,彷彿他是他最重要的人,而不是那個該死的James Buchanan Barnes。「我很遺憾沒能看見年老的Howard和他的妻子、你的母親,Howard是我……和Bucky的朋友,我也希望他健康的活著。」


  咒罵聲與拳頭擊打肌肉的聲音停止下來,Tony痛苦的閉上眼睛,仰面朝天,腦中反覆切斷播放著父母被殺的監視器影像,Steve在大廈裡說他知道的時刻,與Barnes逃離此處的鮮明畫面,他能多工處理不同事情的大腦同時告訴他,他正身處於溫暖懷抱裡,是他此生最想要無論如何都不想放棄的。


  「他殺了我媽。」


  漫長如年的沉默後,Tony再度說出這句話,語氣已從劇烈憤怒轉為無比沉痛,他花費了6.11億美元在心理治療法「二元增強復原架構」上,就為了操縱自己的海馬迴體,讓自己能在最後一次見面時好好向他們道別,即便他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也希望能消除傷痛記憶。


  而Barnes就在他眼前……


  可是,Steve是對的,Steve他媽的永遠都是對的。


  「我很遺憾,我也很遺憾。」


  「他殺了我媽。」Tony又說了一遍,語句微弱破碎,就像他無法治癒的傷痛一樣。


  他原本知道Barnes是他的弒親仇人,他知道並不是Barnes的錯,他該把帳算在九頭蛇上(這也是他為什麼極力幫助神盾局清理九頭蛇的原因),可是監控畫面霎時間把他拉回當年,他獨自前去認屍,感覺整個人被撕裂無數遍,讓他從此墮入酒精地獄,用發明武器和睡遍十二月封面模特兒證明自己還活著,Pepper和Rhodey勉強讓他過得像人卻治癒不了他,當他的父母死亡時他卻忙著灌醉自己!誰都治不好他!


  但是幾分鐘前Barnes就在他眼前……


  「我很抱歉,Tony,我很抱歉。」Steve以露出頭罩外的嘴唇貼向Tony的臉頰,那裡是一片西伯利亞的冰涼。


  Tony忍不住倒向金髮男子懷中,想要相信那裡會有他需要的溫暖,就像那些日子裡只要他伸出手就有一隻溫暖的手回握,這個人擔憂他會因為當超級英雄而死亡,卻不曾考慮過離開他。


  所以,他跟他結婚了。


  心甘情願在布魯克林的教堂裡說出他願意,他永遠都願意。


  時間慢慢流逝,與AI連接的手錶錶面恢復亮光,擁有女性聲音的AI明智的沒有提醒Tony她已經重新上線,因為她從接觸手腕脈搏的手錶處察覺,她的創造者正處於不適合回答的時間。


  Steve在親吻Tony。


  他合法的、深愛的、願給予全世界溫柔的Tony。


  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刺進Tony雙腿,他的身體卻逐漸變熱。


  他拉掉Steve的頭罩,雙手環抱住金髮士兵的脖子,挺直背脊盡可能自己與Steve緊緊貼合,每一口呼吸都吸進彼此氣息,Steve的大手攬在他的腰上讓他後腰心發燙。


  「我不會追查,但是如果他再出現在我面前……」親吻的間隙Tony放軟聲音說,沒能說完又被吻住。


  如果是為了這個吻,他可以學著放下過往。


 


     ☆ ☆ ☆


 


  長吻之後,兩人終於想起真凶Zamo上校尚未被逮捕,Tony重新穿回鋼鐵戰甲,雖然沒有Steve懷中舒服,但重新被自動控溫裝置包裏還是很不錯,尤其是西伯利亞冷得像坨屎。


  Steve戴回頭罩眼神變回嚴肅,除了紅得過份還留有水光的嘴唇外,整潔得一如往常隨時都可以上戰場打擊邪惡勢力。


  Mark 46是著裝極快的鋼鐵戰甲,Steve還在戴頭罩時Tony已經完成著裝,他靜靜站在原地看著Steve,表情恢復成原先的空洞蒼白,但是Steve知道Tony總會好起他的,他不止是世界的超級英雄更是他自己的。


  幾秒鐘後,他才從Tony越來越冰冷的眼神察覺不對,猛然回頭只見去而復返的Bucky就站在他身後。


  他狠瞪著Bucky,額頭青筋直冒,不知道這傢伙幹嘛回來添亂。


  「我不想一走了之。」Bucky說。「無意造成的殺戮仍是殺戮。」


  Tony以充滿威脅的手掌斥力炮朝向冬日士兵,一分鐘前,他還靠在Steve懷裡時理智上知道這個人不該背負他的弒親之仇,但是情感往往和理智分開,Maria絕望呼喊Howard的聲音如散彈打入他全身,所有曾有過的傷疤全都疼痛不休,Steve一度將傷口包紮,卻在看見這人的瞬間又被揭開。


  Steve跨出大步擋在Bucky和Tony之間,卻被身後的男人推開。


  「我的問題,我自己面對。」


  Bucky推開美國隊長並讓他走開一點,直接站在鋼鐵人面前,張開雙手表示沒有帶武器,隨身帶著的槍與軍刀都已被扔開,身上唯一能稱為武器的只有他的金屬手臂。


  斥力炮維持充能對準多年來犯下無數大案的冬日士兵,面罩下褐色眼睛裡冷酷中帶有複雜,理智在告訴他這個人(也許)是無辜的,其餘部份卻全都在催促他射出能量,也許不該用掌心的,該用胸口弧形反應爐的大爐,足以把眼前人轟成一具破破爛爛的屍體。


  「我想,我欠你一句道歉。」Barnes低聲說,他的語句拖得很長,每個音節都被拉長間隔,如同他被迫延長而充滿痛苦的人生。「我很抱歉,我知道我做過什麼,那些事令人痛苦但無法改變,是我殺死你的父母……天吶,我們還打賭過Howard才能結婚。」


  他的眼神飄離,一下子陷進七十年前還在咆哮部隊時的回憶,他和Howard的交情並不深厚,尤其他們同屬女人緣佳也熱愛在溫柔郷留連的人,爭奪同一個女人是常有的事,但是他還是希望Howard活到今天,他們可以同喝一瓶酒聊只屬於他們的往事。


  「你沒有資格提起他的名字。」揚聲器也漏不掉Tony的怒火,他甚至暗暗希望自己失去理智把Bames轟成冰冷屍體,加入其他幾名冬日士兵中。


  「你說的沒有錯。」Bames點頭同意。「但請容我多說一句,謝謝你跟Steve結婚。」如果他當年沒有掉下火車,或時間可以重來他將會是Steve的伴郎,如今卻連一句恭喜都難以說出口。


  他閉起眼睛緩緩張開雙臂,露出毫無保護的胸腹要害,只要一計斥力炮就能取走他的性命。


  Tony並沒有放下手臂,相反的斥力炮更進一步充能,即將發射。


  「Tony!No!」


  一直保持沉默的Steve忍不住介入,在他想出計策能讓大家都不受傷前,白光射過他眼前,斥力光束衝向Bames,冬日士兵被擊倒在地。


  Steve連忙衝到Bucky身前,金屬手臂已經被轟成碎片消失,但是他人還活著。


  另一邊,斥力炮的光芒已經消失,Tony轉身背對他們往外走去,他沒空糾結過去還有個反派在外頭等他抓。


  「Tony──」Steve幾步追上來。


  「我會做一條新手臂賠他。」Tony搶話並加速走開,Steve永遠都是對的,但是他現在不想聽任何大道理。


  他知道Steve希望的是從此放下仇恨,甚至接納Bames成為復仇者一員,只斷Bames金屬手臂是他最大極限,他現在做不了更多。他喜歡Steve,所以不想聽見任何可能會刺傷他的話,甚至不想回憶起Steve對Bames的迴護。


  「Tony,謝謝你,我為你驕傲。」Steve說的話卻不含指責。


  他停下腳步轉身,打開頭罩直視Steve,等待接下來的長串責備。


  可是,責難並沒有到來,Steve甚至沒有雙手抱胸擺出「Tony No」的模樣。


  「你現在改變策略,把我當小孩子實行稱讚法嗎?」Tony諷刺性說道。「好的,謝謝你,你真是美國甜心。


  Steve又往前了幾步,沒說一個字,溫熱的唇貼住被鬍子包圍的嘴唇,輕輕擦過無比溫柔。


  「我愛你。」


  Tony反應過來時,他已經伸出雙手按在Steve後腦加深這個吻,感覺糾纏在心裡的結漸漸鬆開,所有的事都變得自在。


  一吻之後,腳軟腰軟的人反而是Tony。


  Steve大步往外走去,他們得弄清楚Zemo人在哪裡,只留下穿著金紅鋼甲的黑髮男人靠牆喘氣,偷偷微笑。


--------------


下一回本文完結

评论
热度(57)
  1. 七爷阿官-涓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特别特别好的电影宇宙内战文,合理串联起几部电影,以一个看似荒诞(实则关键)的角度切进复仇者们真实...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