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一八】我是BJCYQZ - 05(现代警务AU)

一八AU起来也是神鬼惊心动魄,爱恨翻江倒海啊!!!萌!为警官照转必须的

一八的砂糖铺子:


之前有妹子说这个图看不到,


我重新上传了一下,应该可以看到了吧?


我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在完结的是后P个结婚证?


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文,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啦,


你是我没办法一一回复你们!


但是你们的留言我都看三四遍!!真的!!!


爱你们!!笔芯!!


Mua!!!


-----------------------------------


【05】


齐老八以为告诉尹新月自己的性取向之后,她就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本来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高一的时候他就确认了,第一个告诉的就是自己的家长,虽然无法理解他的老爸狠揍了他一顿,老妈也哭的伤心欲绝的,不过齐大叔有一点好,他喜欢研究,不像一般的家长上来就是拒绝和想要纠正,他开始研究为什么齐桓会这样,研究了小半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事儿,赖他和他老婆,是他们两个给了让齐桓对男人更感兴趣的基因。


没错,他啃了国内外各种先进文献,英文文献愣是查着字典看完,终于发现这个事儿是天生的。得到这个结论之后,老两口成宿成宿没合眼,从最初的自责到互相宽慰,不过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反而没那么难受了,也对,人就是比较容易原谅自己嘛,所以随他去吧,当齐桓决定考法医并且考上了之后,齐大叔就给齐桓留了四套房子一套门市,带着媳妇环游世界去了,最后移民美国不回来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老两口走的时候叮嘱儿子,这件事不要轻易往外说,不然会被孤立,齐桓谨记在心。


齐老八长得白白净净的,人又活泼健谈,大学期间确实招了很多小姑娘,其中一个死心塌地的,就要跟齐桓在一起,不管齐桓说什么,甚至觉得他说自己喜欢男人是借口,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魔障了,要死要活的,站在教学楼上面就威胁他,把齐桓吓坏了。


除了齐桓认识的人,全学校都以为是齐桓欺负了人家不负责,不过最后女孩没跳成,学校调查明白之后就把女孩停学了,正好法医界权威宫鹏宫老来警官学院参观,看见了齐桓,跟他聊了小半天,于是决定把他收为关门弟子,带走了,齐桓这才从舆论漩涡脱身。


从那以后,齐桓再也没有隐瞒过这件事,一旦觉得靠自己太近的小姑娘,他都主动说,一来二去,异性缘都被自己掐断了。


可惜齐桓这次以为错了,这天遛完鸟回家路上,看见尹新月远远地走过来,左手拎着一提rio,右手拎着一大袋子不知道是什么,他连忙迎上去。


“你干嘛来了?”


“前两天不是说请你吃饭吗,我排了半天队买的大刘家麻小~”尹新月举起袋子,笑嘻嘻的说:“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跟你赔罪的。”


“我信我信。”齐桓接过袋子,说:“再去买半斤毛豆。”


“好嘞!”


齐桓领着尹新月到小区外面一个巷子里,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小店铺前往里面喊:“三哥!来半斤毛豆!”


“来啦!”一个穿着白背心儿大花裤衩的男人小跑着出来,打开一旁的大锅开始盛毛豆,一边盛一边问;“哟呵,老齐,终于找对象啦?姑娘够漂亮的!”


“老板,你这什么眼神儿啊,就他这样,配得上我吗,长得跟韩栋似得,我喜欢的是吴彦祖那样的!”


“得,姑娘对不住啦,我看走眼了!”老板把装毛豆的带子递给她,又抓了一把五香花生扔进去:“嘿嘿,拿去吃,吃好了再来。”


“谢谢啦。”


付了钱,两人转身走了,齐桓问她:“你干嘛呀,人家就是表示友好。”


“呸,一大老爷们儿胡言乱语家长里短的,烦不烦。”


齐桓笑笑没说话。


两人回了小区,楼门口的小花园有一套石桌凳,平时邻居在这打麻将下棋什么的,今天没人,于是两人就在这一坐,鸟笼子一放,打开袋子就开吃,rio带气儿又有点酒味儿,对他俩挺合适,尹新月站起身掏出钥匙,握着酒瓶口拿钥匙一翘就开了一瓶,俩人一碰,吹着小风,真舒服。


尹新月撩开遮着鸟笼的布,一愣:“这是什么玩意儿,黑黢黢的。”


“乌鸦啊,没见过啊你?”


“啥?”尹新月端详着那只鸟,挺大的,不像一般的宠物鸟,就问:“你养他干嘛?”


“前年我开窗换气,它自己飞进来的,翅膀撞冰箱上撞断了,治好之后我就养下了,哎!别碰!凶着呢!”齐桓握住尹新月伸过来的腕子,她好悬被啄。


“这么凶你还养!?”尹新月吓了一跳,缩回手。


“它对我不凶啊。”齐桓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儿,打开笼子门儿扔进去,又关上,两人一鸟,各吃各的,还挺开心。


正在欢快的侃大山的当口,尹新月忽然没了声音,一缩脖子,叫了一声“糟糕”,然后站起来就想跑,齐桓一看,张启山正从另一头往这边走,边走边看手机。


“你跑什么,不是下班了吗?”齐桓问她。


“我也不知道,身体不听使唤……”尹新月也有点郁闷,从小到大她就是她周围人的天王老子,没这么怕过谁,这个礼拜为了不再挨批,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估计是条件反射。


“怕什么,反正都下班了,想干嘛干嘛!”


于是两个人收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张启山走过来。


张启山最开始还真没看见他们俩,正在翻手机里的电子邮件,走到楼门口刚要按密码,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扭头,看见了那俩一脸英雄就义一般严肃表情的二货,嘶了一声,走过去,看了看桌子,又看了看他俩手里的瓶子,刚要张嘴说什么,忽然就卡住了,说什么呢,俩小时之前他亲自跟尹新月说的“你可以下班了”,闭上嘴一歪头,扭身走了。


齐桓笑呵呵的说:“怎么样,我就说吧。”


尹新月长出口气,想了想问:“哎,你跟张副队这么不对付,干嘛还要做邻居啊?”


“习惯了。”齐桓吃了颗花生说:“初中三年同班,高中三年同桌,大学四年同校,参加工作开始就住这栋楼的同一层,一直到现在。”


“看来你俩以前挺好的把?”


“嗯,以前挺好的,我离职之后就不好了。”


“为什么啊?”


齐桓摇摇头:“大人的事儿太复杂了,说不清楚。”然后喝了一口酒。


尹新月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就说:“我觉得你们两个啊,有点像交往了十多年但是没办法结婚的情侣一样,也不是反目成仇,就是分手了,分手之后说朋友不是朋友亲人也不是亲人的尴尬。”


“那你有分手后还能成为朋友的吗?”


尹新月想了想:“没有,都是见了面想掐死对方的那种。”


“你多幸运啊~”


尹新月不懂,就看看那只吃完了瓜子的乌鸦,问:“哎,它有名字吗?”


“有啊,它叫小山子。”


“噗!”


 


王府井娃娃女尸案没有丝毫进展,所有证物都没有任何的独特性,而面部识别也进展很慢,发往全国的寻人启事也没什么消息,所以这个案子就搁置了,在此期间,九局的重案九组只能破别的案子。


恰在此时,西单也发生了一起比较类似的案子,只不过这次死的是个男人,也是大清早被扔在商业街的长凳上,穿着欧式的西装礼服,带着帽子,也是被清洁工发现,死因都一样。


西单归三局负责,这的人对齐老八还是挺客气的,毕竟齐老八的名声在外,他来了之后如入无人之境,跟着法医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尸体,得出了一些结论,法医是新来的,听说过齐桓,对他十分敬仰,正聊着,过来一个小制服,跟队长耳语了两声,队长扭头一看,警戒线外面站着瘟神一样的张启山,身边还跟着尹新月和解玖。


原来张启山得到消息,对比了现有资料,向分局长请示之后跟三局局长讨论,很轻松的,西单男尸和王府井女尸,就这么并案了,还归九局管。


“什么!?并案!?”齐桓虽然料到了,毕竟两具尸体情况十分相似,可是没想到这么快。


“是啊,所以你快走吧,不然又要铐你了。”尹新月劝他。


“还有没有王法了!”


解法医也劝:“行了行了,老八,别气了,回家呆着吧,天这么热,在家吹冷气看电视多好。”


齐老八悻悻地拍拍衣服,往警戒线外面走,走到边上的时候忽然转身,指着张启山大喊:“别以为我会轻易放弃!我还会回来的!”


张启山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扭头瞪他,齐老八连忙撩开警戒线胶带跑了。


傍晚的时候,齐老八越想越不开心,就跑到九局找张启山,合计跟他好好说说,这案子实在有意思,不仔细看看就浑身痒痒,可是张启山闭门不见,齐桓就在九局门口喊开了,张启山在楼上往下看,咬咬牙,把尹新月差遣下去阻止他。


尹新月带着齐老八到会客室,给他倒了杯水,说:“老八,我们都知道你想查案子的心情,可是你现在毕竟不是警务系统的人了,查起来很不方便啊。”


“你少打官腔,好好说话!”


“张副队铁了心不让你插手。”尹新月阻止刚要发作的他,说:“当然,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我们商量一下,你做我的匿名线人如何?”


“线人!?”


“是啊,线人,北京朝阳群众嘛!那可是与CIA和KGB齐名的民间情报组织!”


齐老八怒视她:“你少忽悠我!”


“那我也没办法了。”


齐老八转转眼睛,问:“那——有线人费吗?”


“又不是港剧!”尹新月对着起身要走的齐桓说:“破案有奖金!当然,也不多,对你来说就当车马费了。”


“那还可以商量一下。”齐老八又坐回去,说:“我要看看尸体。”


“这个——”


“你跟解玖说说,他会同意的。”


“好吧,我去商量一下。”


“不能让张启山知道。”


“那是肯定的啊。”尹新月看看表说:“行了,你回去吧,我安排一下。”


送走了齐桓,尹新月上楼邀功:“张副队,我把齐老八送走了。”


“交换条件是什么?”


“嗯?你说什么?”


张启山合上文件,抬起头看着她:“我很了解他,也挺了解你,说吧,交换条件是什么?”


尹新月发觉张启山的眼睛真的有刀,还有放射线,在他面前还真不敢说假话,想了想,说:“让他看看尸体。”


“不行。”


“为什么!?”尹新月开始据理力争:“让解法医在旁边监督也不行吗?”


“不行。”


“副队长,我不是说解法医不行,而是就算再怎么有本事也会遇到瓶颈,现在来个人站在不同角度观察一下提出一些新的方向不是好事吗?”


“不行。”张启山抬起手:“我不想再重复第四次,你敢放他进停尸间,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尹新月这个气哟!真是看不惯他这种独断专行的样子,但是又干不掉他!怒吼一声冲了出去。


就在尹新月以为这事儿完全没有转圜余地的时候,机会出现了。


姜队长从美国考察回来了,在家休息一天后就回了局里,开了个临时会议,主要就是让大家向他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进展。


大早起来,好多同事都没吃早饭,会议室里跟食堂一样,包子饺子鸡蛋饼应有尽有,周局长这时候端着一盆酱肉走进来,把盆放在会议桌上,大家一看,五花三层均匀油亮,我的天,姜队长一回来就加菜啊!大早起来就上这么硬的菜,都把手里的食物放下了,纷纷摩拳擦掌,等着抢酱肉。只有彭叁,呼哧呼哧的把手里的鸡蛋饼三口两口吃完,刚把包装纸了扔进垃圾桶,姜队长走进来,拿着个文件夹打招呼:“各位,好久不见啊,我这次去美国,学了很多先进经验,深感我们的破案手段还需要进步啊。”


“欢迎姜队长回国!”陈皮带领大家呱唧呱唧。


“呵呵呵,好好好,我们赶紧说说案子,这个——星月楼派出所抓住个吃人肉的,证物我带来了。”姜队长说完指了指那盆酱肉。


这话一说完,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用吃早饭了,彭叁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陆队长,你们组处理这个案子。那个——张队长,你们那个抛尸案怎么样了?”


张启山如实说:“没有进展。”


“你们要努力啊,不能一句没有进展就了事啊。”


尹新月忽然举手:“姜队长,我有个建议。”


“哦?你是新来的小尹吧?”


“是啊,姜队长,我有个建议,既然王府井和西单的抛尸案并案了,而且目前的人手也查不出什么,可不可以请一个民间专家提提意见?”


张启山有些惊讶,扭头看着尹新月,旁边的陈皮彭叁知道她说的民间专家是谁会,心想这姑娘今天早晨吃的不是包子是豹子胆吧?


姜队长倒是很感兴趣,就问:“说来听听,哪个民间专家?”


“您肯定认识,他叫齐桓。”


这个名字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她,尹新月都愣了,齐桓这么有名吗,怎么好像全世界都认识他。


姜队长沉吟片刻,与周局长耳语了一番,两人互相点点头:“行啊,手续你来办,不过我们有规定,民间专家参与办案需要一个监管人,那就你来吧。”


“是!保证完成任务!”


这次轮到张启山看不惯又干不掉了!






--------------------------------------


PS. 酱肉梗是真实事件,来自萨苏的纪实文学《四小名捕》

评论
热度(260)
  1. 七爷一八的砂糖铺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一八AU起来也是神鬼惊心动魄,爱恨翻江倒海啊!!!萌!为警官照转必须的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