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老九门一八】那一夜(全)

这个穷奇有点色哈哈哈哈哈

踏歌而行:

终于写完了,把上中下跟后续的发成一篇,方便大家看文。


(可以顺便当百粉贺文吗?)




 前文:【老九门一八】穷奇(短篇)


 


------------------------------------------


 


回头,就见原本该是昏迷在澡盆里的张启山已经醒来,望着自己的眼睛忽红忽清明,像是北平舞厅内的水晶灯般摇曳流转,诡异却艳丽。


 


齐铁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深吸一口气,举步向他走去。


 


边走边挽了自己的袖子,齐铁嘴碎念着,「佛爷你撑着点,现在这穷奇你还得压着,放出来的话老八我就死定了。」


 


张启山没有动,只是微侧着头双眼紧紧盯着齐铁嘴。


 


张启山的双眼被前面碎发遮去了的部分,却依然让齐铁嘴无法忽略张启山盯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侵略性,彷佛随时都会扑上来将自己拆吃下腹。


 


「佛爷,你得稳着点,老八是来救你的,你千万别伤我啊。」缩着肩抱拳行个礼,齐铁嘴小心地依着八卦的方位,移到了张启山的背后。


 


也不知张启山有没有听到,只是挑着眉看着齐铁嘴缓缓接近。


 


行到张启山背后,齐铁嘴拿了菖蒲、艾草束成一把,又淋了些雄黄酒上去,「佛爷,等等会有点痛,你要忍忍。」


 


张启山只是微瞇着眼,继续盯着齐铁嘴。


 


齐铁嘴吞了口口水,看看眼前的……嗯,应该是佛爷吧,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人并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低声道,「佛爷,你再痛也得忍着,如果真的受不住了,就跟老八说,千万别让穷奇占了你的意识。」


 


微不可见地点了头,张启山闭起了眼睛,示意齐铁嘴动手吧。


 


齐铁嘴拿着菖蒲、艾草束轻轻刷过张启山肩背的穷奇纹身。


 


一阵颤栗从肩头滑开,漫至四肢百骸。先是寒气入骨,冻得张启山咬紧牙关仍是控制不了牙齿打颤;后又转成烈火焚身,烧得他感觉皮肉分离。


 


几乎痛的张启山几度要昏了过去。


 


但他始终扛着,强迫自己保持意识清楚,就怕他昏过去就被穷奇占了身体,那他齐铁嘴恐怕真要成了齐闭嘴。


 


见张启山紧扣澡盆的十指泛白,齐铁嘴自是知道他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虽然不忍,可他又不能在此停手。


 


真要灭了那穷奇不难,齐家有的是法宝可以让牠魂消魄散,但偏偏张启山身上的穷奇灭不得。


 


张大佛爷生来就是来破命的,可他用来破命的,除了自带的三昧真火护体之外,还有这因缘际会而得的穷奇其凶兽煞气。


 


欲破天命,护体、破煞缺一不可。


 


所以张启山的穷奇除不得,但又不能让牠过强,反噬其主。


 


这才是齐铁嘴觉得最麻烦的地方。


 


这次就是因为邪气入体,引起穷奇煞气大发,凌驾在佛爷控制之上,才会使得佛爷发狂,反由穷奇夺其身体。


 


所以齐铁嘴先用三清真水加强张启山的心志控制,再洒雄黄消耗穷奇的控制。而现在用菖蒲、艾草刷其穷奇,就是先剐穷奇的一层皮下来,化去他几分力量。


 


只是这就苦了张启山;由于眼下穷奇占了他的身体,连带着他也要跟着承受这去皮剐骨之痛。


 


扫了七七四十九下之后,张启山体内的穷奇去了半条命,而张启山整个人也将近脱力了。


 


拿了一旁的手巾擦干了张启山肩上及额上的汗珠,齐铁嘴在张启山耳边轻声道,「辛苦你了,佛爷。你就先休息下,剩下的交给我吧。」


 


「不行。」张启山哑着嗓子,「太危险了。」


 


穷奇一出,必要吃人。


 


真让穷奇控制了自己,齐铁嘴恐怕就要命丧在自己的手下。


 


「放心吧,佛爷。」齐铁嘴依然是那副笑得天真灿烂的轻巧模样,「你就相信老八我吧。」


 


张启山沉默不语,只是皱紧了眉头死死盯着齐铁嘴。


 


齐铁嘴柔声地安抚他,「没事的没事的,佛爷你放心吧。」


 


一掌轻柔却坚定地覆上了张启山的双眼,再移开时,张启山双目已有浅浅流转的红光,表情也变着危险噬血。


 


周身发散而出的隐隐杀机。


 


齐铁嘴瞬间用一个法印暂时定住那只蠢蠢欲动的凶兽,以食指与中指挑起下巴,直视着已经被穷奇控制的张启山,那双闪动着捕食欲望的眼睛,「我知道你饿了,乖一点,等等就喂你吃饭了。」




 


那一夜(中/下)展开


 


 


鼻尖对着鼻尖,呼吸之间皆是对方的气息。


 


四目相对,世间最美的风景不过就是眼前的你。


 


屋内灯下满室旖旎。


 


屋外风声呼啸一夜。


 


 


 


 


 


(完)


 

评论
热度(222)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