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一八] 暖灰

很特别的一八,身不在一处的br,心却在一处的HE,也算He啦!

pengpengdehao:

这是一个系列,没什么规律,就是一大堆人眼里的一八故事,本篇为原创人物阿湘视角
可以和九爷视角的 无心人 ,二爷视角的 算情 ,五爷视角的 困命 ,尹新月视角的 未满 ,贝勒视角的 北雁南归 ,原创路人甲视角的 共白首 ,副官视角的 执手 ,苏苏视角的 绝响 连在一起看
PS:文笔很渣,ooc全是我的,有私设夹带,单恋有但不虐,结局在我看来不算be啦,但两个人的确没在一起





阿湘是在法国考察途中认识那位老人的。


那时刚刚改革开放,阿湘家里颇有些背景,便被送到了国外。


按她父亲的说法:“接下来怕是要有一段很混乱的时期,你在外面反而安全些。”


而且阿湘喜欢这些。她喜欢去了解这个世界,看不同的风土人情,认识他们,了解他们,学习他们。很多人觉得枯燥无味的事情在她看来都很有趣。那些随团出去的人大多是去学习人家的先进技术,学习人家的企业管理,阿湘却只是想深入探索这个国家的秘密。


阿湘注意到老人时他正在拍凡尔赛宫前的花坛里修剪整齐的枝桠。


那些枝桠被削得横平竖直,站在宫殿里看自然是恢弘壮丽,但很少有人会喜欢近距离拍这么枯燥无味的东西。
而且,他是个中国人。


阿湘兴奋地上前搭讪:“您好!”


老人看到阿湘时怔了一下,随即也笑了:“小姑娘这是也来这里玩?”那笑容温润如玉,让人心生好感。


阿湘点头又摇头:“我是来考察的。”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告诉每一个在国外遇到的同胞,现在不一样了,邓总理要改革开放了,他们可以回家了。


老人也并不打断,只是含着笑听阿湘唧唧呱呱说个不停。


直到太阳都偏了西,阿湘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啊,我一说就忘了时间了,害您站这么久。”


“无妨,走动走动便可。”


阿湘便伸手搀扶着老人,陪他一起在花园里走。她忍不住又说了起来:“其实我们家的人都不爱说话的,我的几个哥哥都跟闷葫芦似的。听我父亲说,我这是随了我奶奶,她年轻时就特别能说。爷爷其实特别怕人吵,却只好忍着她。”


阿湘想了想,又道:“不过他老了性子却是变了,我说话他从来不嫌烦。”


“人老了性子都会变的。”老人笑道,“我年轻的时候也爱说,现在倒更愿意听别人说,可惜我孤身一人,身边还真没个可说话的。”


“那我现在不是在陪您说嘛。”阿湘撒起娇来。


等到晚间回到旅馆,她才想起来,忍不住懊恼地敲自己的头。


她又忘了出国以后要对陌生人保持警惕了,还好这老爷爷不是坏人。


阿湘有点想阿新,阿新在的时候有他时刻注意着,她从来不用操心这些的。有时候阿湘会觉得,说不定阿新才是他们家的孩子。


阿湘第二次见到老人是在普罗旺斯,老人站在一棵树下拍着如同梦幻般的薰衣草花海。


阿湘兴奋地跑了过去,拉着他的手说:“老爷爷,又见面啦!”


老人也很惊喜,笑眯眯帮她把一缕头发别到脑后:“慢点跑,小姑娘。老头子走不快,你能追得上的。”


阿湘忽然就觉得眼眶有点湿润。他们家的人都生性内敛,阿新也是个闷葫芦,自爷爷去世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帮她挽头发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这次又和老人聊了特别久。


两个人说到最后,惊喜地发现,他们要去的地方大部分重合,于是便决定搭伴走。老人笑她这样没心没肺,小心被人贩子拐了去。


阿湘嘟囔着说:“之前都有阿新在,他才不会让我被拐了呢。”


“阿新?”老人歪头看她。


阿湘脸一红:“是我男朋友。”


“‘新月’的‘新’吗?”老人忍不住挑眉,“倒是个……好名字。”


“是‘新生’的‘新’啦。”阿湘摇头纠正,“这名字还是我爷爷给他取的。那时候他的兄弟正好……遇上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爷爷希望大家能平平安安度过,重获新生,所以给阿新取名叫‘新安’,‘阿新’其实是他的小名。”


老人点点头,又问:“说了这么多,我还没问小姑娘叫什么呢。”


阿湘摊开老人的手,认真地写下“忆湘”两个字:“爷爷从前在湖南当过官,他说那是他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您叫我‘阿湘’就好。”


“这个名字……”老人不知在想什么,怔怔出神许久,才又笑道,“也好。”


阿湘觉得那目光温和又绵长,像是空中那美丽的飞鸟,不经意之间便飞过了一生的时光。


晚间阿湘看到老人在烧自己沿途照下来的照片,不免有些心疼:“您不满意这些照片吗?”那些照片都照得特别美啊。


老人摇头,又是那种温和绵长的目光:“不,我很满意。”


“那为什么要烧?”阿湘奇道。


“是烧给我一个朋友的。”老人轻柔抚摸着最后一张照片,“他这一辈子,最想做的事就是卸下身上的担子,去看看这个世界,可最后也没能……所以我想替他走一走看一看。”


说着,他又把那张照片也丢进了火里。


后来阿湘也向老人说起了她与阿新恋爱的经过:“我们很小就认识了。阿新特别闷,但人很好,从小就特别照顾我。一开始我也没往那方面想,把他当哥哥一样。后来爷爷病重,他来安慰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一直抱着我。那时候我哭得特别惨,整张脸上都是眼泪鼻涕,阿新却一点都没嫌弃,把我抱在他怀里。”


“那时候听着他的心脏‘碰碰’跳,我突然就觉得,这辈子就是这个人了。”


阿湘挠头:“爷爷当时还笑话我,说阿新好早就喜欢我了,谁知道我是个迟钝的小呆瓜。”


老人笑眯眯地听着。


“不过他其实特别高兴,临终的时候还说,我们一定要好好的。”阿湘说着就有些哽咽。


老人拍着她的背安慰她,那一声叹息轻得仿佛幻觉。


旅程快结束的时候阿湘问老人:“爷爷下一站打算去哪儿啊?”


老人歪头想了想,道:“不走了。我老了,走不动了,就在哪儿住下来,随遇而安吧。”


阿湘高兴地笑弯了眼,忙道:“那就住在巴黎吧。大使馆通知我,给我在里头安排了工作。您住的离我近点,我好多去看您啊。”


老人怔了许久,才笑道:“小姑娘有心,老头子在这里先谢过了。”


又低低叹了一句,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样也好。”


阿新是在一年后被安排到法国来的,阿湘带着他去见了老人:“老爷爷,这就是我男朋友阿新。”


然后又给阿新介绍:“这是我和你提到的老爷爷。”


阿新谨慎地打量着老人,认真道谢:“这一年谢谢您照顾阿湘。”


老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哪里的话,是我要谢谢她才对。总是来陪我这老头子。”


从老人家里出来之后阿湘噘起了嘴:“你那么打量人家很不礼貌的。”


阿新抿抿唇,和她保证:“以后不会了。”


阿湘又高兴起来,拉着阿新的手唧唧呱呱说个不停。阿新只是温柔地看着她,永远也不嫌烦的模样。”


后来阿新和阿湘领了证,摆了盛大的酒席庆贺。阿湘家为高权重,阿新虽然是父母双亡,可舅舅家却也是顶有威望的。来庆贺的人很多,礼单收了足有厚厚一叠。婚宴上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可老人不在,阿湘总觉得缺了什么。


“我们回到法国之后试试西式的婚礼吧?”阿湘在给人敬酒的间隙和阿新咬耳朵,“就你,我,还有老爷爷。”


阿新笑了起来:“你是想弥补他没能来的遗憾?”


“好不好嘛。”阿湘挽着他手臂撒娇。


阿新帮她理了理有些歪了的旗袍襟口,说:“也好,他一个人一定很寂寞。”


宾客们都笑着说小夫妻感情真好。


回到法国之后,阿新果然找了一家小教堂帮他们又举行了一次婚礼。老人挽着阿湘,把她交到阿新手里,说:“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神父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的时候阿湘觉得脸发烧得厉害。阿新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可他的耳朵尖却也是红彤彤的。


但阿新还是坚定地吻了上去。


老人看着他们两个,笑得合不拢嘴。


阿湘生女儿的时候正遇上了计划生育,她觉得带孩子麻烦,倒也没有意愿再要一个。阿新笑她一辈子都长不大,阿湘拉着阿新的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撒娇:“这不是有你宠我嘛。”


阿新笑吟吟捏了捏她的鼻头,没说话。


孩子很喜欢老人,抓周的时候抱着老人不肯撒手。三个大人无奈地看着这个小鬼灵精,她却对着他们傻笑。


在她两岁的时候老人病重不治,临终前他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阿湘。


“我独身一人,无牵无挂。这些年也就和你们夫妇投缘,这些东西不知多少钱,留给你们,也算全了我们一场缘分。”


又交代等他死后,就把骨灰撒到海里去。


阿湘有些惊讶:“我本打算让您落叶归根。”


老人温和地看着她,摇了摇头:“不啦,我还想接着替我那朋友看看这个世界。”


“好。”阿湘忍不住直掉眼泪。


阿新一直紧紧搂着她。


把老人火化之后,她和阿新便驱车前往海边,把还带有余温的骨灰撒进了英伦海峡。


“不知道老爷爷会不会遇上爷爷?”她喃喃问阿新。


那是她和阿新的秘密,她连老人都没敢告诉。她的爷爷临终前说,想要把骨灰撒进大海。可她的父亲却在灵堂上说,他一生戎马,为国献身,应该被葬在国家公墓里。她那时少年意气,心中气父亲不遵从爷爷的遗愿,又不敢明说,便伙同阿新偷偷磨了一罐石灰粉,把爷爷的骨灰换了出来,撒到了北戴河的海里。


那是她这辈子干得最大胆的一件事,但她从来没后悔过。


阿新拥住她,说:“会的。”


阿湘便笑了:“那他们一定非常聊得来。”


回到家里,却见小丫头摇摇晃晃拿着一只青铜镜跑过来,叫着:“爸爸妈妈,快看镜子后面。”


阿湘一看,原来镜子背后有两个小人,样子歪歪扭扭,一看就知道是生手刻的。


小丫头指着上头刻着“张”字的小人说:“这是妈妈。”


又指着刻着“齐”字的小人说:“这是爸爸。”


阿湘惊喜地摸着两个小人。


小丫头仰着头,问她:“可为什么两个小人不在一起呢?”


阿新去找了把小刀,给两个小人各刻了一只手。两只手紧紧拉在一起。


“这样他们就在一起啦。”


fin






——————————
算是个后记?但其实就是想到哪里瞎说到哪里啦~
这篇文从无心人开始,到暖灰结束,到此就算彻底完结了。
刚开始写文的最初目的其实是为了写一段没有虐心的单恋。我个人不太喜欢某些单恋文,不只是一八这个CP,而是泛指这种现象,把一段单恋写的苦逼再苦逼,凄惨再凄惨,仿佛爱的人不爱自己就是世界末日了一样。
我自己也单恋过,为了和我的初恋一个教室考试,多看他两眼(我们高中的学校按成绩排考试座位),我天天熬夜到一点,可是就在我总算追上他的时候被同学无意中告知,他一直在追另外一个女孩子。听起来够凄惨了吧,但对于我来说除了知道他有喜欢的人的那一瞬间,其实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苦涩感。我喜欢他是我的事,为什么一定要他也喜欢我这段感情才算美好呢?我和他一起编排的节目得了全校第一,我和他一起在运动会上为学校的健儿们呐喊过,我有他写给我的毕业祝福语,有他签的通讯录,还有我最终考上的那个更好的大学……在我单恋的过程里,除了爱情,我得到的东西其实很多,那些经历,如果不是喜欢他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去尝试,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东西,不管当初还是现在。爱情的动人来自于它的美好,而单恋这件事,所有的痛苦来自于对求不得的东西的奢望,所有的满足来自于对已经得到的东西的珍惜。很多文里说是不求回报,可若当真不求,又哪儿来的失望?若没有失望,又哪儿来的痛苦?人生八苦,最根本的还是执着二字。
文章里最明显的对比大概就是佛爷和尹新月了,尹新月痛苦了一辈子,而佛爷却可以坦然地说“他在我心里就足够了。”而这也是我觉得佛爷最让我苏的地方,他对任何人都是把自己放在最后的,对于他来说,我爱你不是一定要你也爱我,而是我爱你就要让你一辈子都顺心而活,无忧无虑。所以我一直说佛爷其实是得到了他所求的东西的。
希望这篇文最后写出来了这样一个佛爷,也不枉我苏他一场。
再回过来说一八的感情,一八这对CP当初让我萌上只是因为剧里互动很有趣,但真正让我陷在里头的却不是这个。这对CP其实很有意思,表面上看付出更多的无疑是八爷,但骨子里来说更执着的人却是佛爷。仙人独行,独的是心,不是命。当八爷觉得走不下去了,他可以当机立断抽身就走。而佛爷其实是做不到他这么干脆利落的。如果他能更狠心一点,当初他就不会让八爷离开,但可惜他不是。他才是那个站在原地目送八爷离开,却只是留下一壶心照不宣的酒的人。这种反差,在CP当中其实是独一无二的。可也正是因为这种反差,才让他们的感情在我眼里达到了平衡。我个人萌不动箭头粗细差距太大的CP,理由大概就是上面写的,单恋总被写的很苦涩,而我恰恰不觉得这种苦涩动人。这篇文其实总的来说佛爷的感情好写些,他的感情虽然也很复杂,但毕竟是明明白白的情。但八爷的感情被我自己挖了坑,写一个无心人的情实在是考验,当初看第八号当铺书的时候特别喜欢深雪笔下的韩诺这种有情无心的设定,然而我自己写才发现真的太难了。不得不说大神就是大神,非我这种渣渣能比。
越端的绝响是最早定下来要当压轴写的。电视剧里的端哥的爱恨分明,少年意气,对我来说满足了所有我对韩云溪本来应该有的样子的想象。而当时写无心人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这个故事的主线,端哥舍情。不同的是这个舍情的故事被我从最开始定下的求而不得到豁然开朗最后放弃爱情,到现在求而既得却不能伸手最终为了救大师兄而放弃爱情。最初的构想不符合我现在想要的主题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我觉得端哥不是那种因为爱情受伤就不再爱的人,他的性格热烈而纯粹,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后悔爱一场恨一场,也不会觉得曾经的付出都是不值得。他甚至比佛爷还纯粹的做到了“我爱你是我的事”。他爱一个人,就是生生世世,即便被抽去情魄,仍能爱下去。而大师兄,算是我自己的一种理解吧。爱有很多种,对于大师兄那样的人,对苏苏例外和苏苏本身的遭遇有很大的关系,就像家里的父母总会偏心更弱小的孩子一样,另外还有对虎子的感情的投射。他对端哥的感情才比较像正常状态下他喜欢一个人时候的画风,爱你就要督促你,希望你上进,希望你成才,就像爹妈爱孩子一样。但他对端哥又是不一样的,端哥老是和他唱反调,甚至在掌门面前都是,可他还是会凑上去,只能说他是真的很喜欢端哥的。最后赠银那里,芙蕖都快气死了,大师兄也只是默默捡起了所有的银子,所以我不觉得大师兄对端哥是无情的。而且他偏心苏苏大部分时候也并没有偏错,说到底,这种偏是建立在对苏苏的人品的了解上的,如果是另一个人,他了解他的品行,也一定会为他说话。可能因为那个人是苏苏,而很多人越苏先入为主,才会觉得这是双标吧。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是有点代入本身就有“你偏心他”这种偏见的端哥视角了。而最后一八的出现,其实为的是最后佛爷那一句,这句话算是对佛爷的感情的一个总结。
但暖灰这个结局却是直到写到未满才确定的,虽然我很早就决定要写齐新安,写一个这样让佛爷奋不顾身守护的八爷的后代。但直到未满时,才有了张忆湘的出现,有了张忆湘和齐新安青梅竹马,水到渠成的爱情。佛爷见证了张忆湘和齐新安的相爱,八爷见证了他们的相守。他们的骨灰被这两个人撒进不同的大海,最终将在海洋里相遇。其实本来打算对佛爷更狠点,让他进xxx公墓的,最终只有青铜镜上(一开始是罗盘←_←)的小人,和大佛底下的两壶酒相守,但写的时候又心软了,给张忆湘开了挂。
不管怎样,这篇渣文到这里就算彻底完结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说真的看到自己的文有人喜欢实在是太高兴了~

评论
热度(60)
  1. 七爷pengpengdehao 转载了此文字
    很特别的一八,身不在一处的br,心却在一处的HE,也算He啦!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