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并著兰舟》87

Airy Day:

战争一路从二月中旬打到了三月初,起初十九路军还占优势,直到日军增兵至9万,军舰增至80艘,飞机300架,战斗力急增,而对比当时上海的军防部队只余5万人。
3月2日,上海江湾一带仍然在殊死战斗,直至日军登陆太仓浏河,十九路军腹背受敌,全面撤离。
3月3日,日军攻占南翔,真如地区,战争结束。
5月5日,中日双方在上海英国领事馆签署《淞沪停战协定》
根据“协定”承认日本军队可以长期留驻吴淞、闸北、江湾引翔港等地,而中国军队不能在上海周围驻所设防。
“协定”还把从长江沿岸福山到太仓、安亭到苏州河北的地区,划给日,英、美、法、意共管。
这一协定引起了中国共产党的强烈反对。
5月9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发出《反对国民党出卖淞沪协定通电》。
战事尘埃落定,青瓷终于接到了夜莺的电文。
不是简单的指令而是一场约见,地点在窦乐安路的一处咖啡厅。
夜莺这个人直属中共上海站负责人,不管是乌鸦还是眼镜蛇,都对她极其信任。
窦乐安路是一条位于虹口区的不足百米的小街,都是别具风情的建筑。
阿诚到的时候朱徽茵还没有到,他耐心地点了一杯咖啡,等着自己的接头人。
在之前的行动中他与夜莺接触过,记得她的长相,个子不高,单眼皮很机灵的姑娘。
不大的咖啡馆包厢里充斥着研磨咖啡浓郁的香气。
木质门上的铜把手顺时针转了小半圈,一个穿着灰色麻质连衣裙的女孩进入了包厢。
朱徽茵笑道,“你好。”
“你好。”
女孩从容地坐到了他的对面,把一份信件放在桌上,推到阿诚面前,“这是长官给你的指令。”
阿诚展信,文件上的字都是正楷印刷,“长期保持静默?等待组织召唤?”
青年思索了片刻问道:“要多长?”
“至少是以年为单位,这个指令原本应该是由你的组长转述,她不在眼镜蛇就派了我。”朱徽茵顿了顿:“上海已经没有驻军了,这里的风平浪静只是假相,一个被列强盘踞的地方,早晚会经历惨烈的战争。停战协定的确丧权辱国,但是也为我们争取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上海站派去潜伏人员的不计其数,剩余的都去负责重建工作,为全面抗战做准备,去哈尔滨的任务烟缸没有选择你,所以你成了需要保持静默的那一批。”

阿诚点点头,“我明白了。”

朱徽茵看着面前沉思的青年,从包里给出了另一张纸,“这是组织留下的一个机密电台,保持静默的这段时间,你要是长期停留在上海以外的地方,则需要往这个电台发一个指令,让我们能与你取得联系。”
“好。”
朱徽茵笑着向阿诚伸出手,“殊途同归,我们还会再见的。”
阿诚看着夜莺,问道:“你会留在上海吗?”
朱徽茵摇摇头:“我也会走。”
她早在半个月前就收到调派,中共中央急需往国民党中统的通讯网络,植入一枚暗棋。
与此同时,杭州中央警官学校
一封调援申请书被摆在了杜旅宁的办公桌上,杜处长的眉头紧锁,显然心情不佳。
“三民主义力行社,一二八事变后才成立多久,就敢问我要人?黄埔军校的精英还不够么?”杜旅宁道,“上一批的毕业生全都送出去了,这一届的学生才训练了一年多,让我现在调给他,去送死吗?”
中央警官学校原本就是为军事委员会输送特务人才的机构,这一届的学生还没毕业,杜旅宁也有他的难处。
副官看着杜旅宁为难的模样,“处座,那个杨慕次……”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长官狠狠瞪了一眼,“再有本事也还是半吊子。”
杜旅宁叹了口气,问道:“蓝衣社主抗日?”
“也反共,不过重心在攘外。”
杜旅宁想,舍不得也没办法。
“把毒蛇和毒蜂调过去。”
副官的表情转为震惊,“处座,这……”
明楼和王天风,杜旅宁一直非常看重,两人在军事委员会密查组,直接受他调令,这是要把人送出去了?
杜旅宁挥挥手,“去办吧。”
杜旅宁看着副官的背影,深深呼出一口气,明楼和王天风对党派内斗其实是厌倦的,既然力行社主抗日,不如就给个机会,让他们一展抱负。
杜旅宁知道,这一纸调令出去,他和这两个学生的缘分算是彻底断了。

评论
热度(55)
  1. 七爷Airy Day 转载了此文字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