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楼诚# 【世界以痛吻我】第一章·大哥

他也许会胆小怕事,他也许会凶狠毒辣,后来他却长成了芝兰玉树,心怀天下与正义。这是我最萌楼诚的地方了,把一个有童年阴影的半大小孩教养得如此大方平和,对内忠诚灵巧对外八面玲珑。大哥倾注的心血和爱与阿诚哥的本性与意志,让人钦佩殷羡。如此渊源,不铜墙铁壁都不行阿。

虫子:



 


#预警:原则上是原著向,实在考证不来的就自己开脑洞了。#


#再次预警:从1926年夏天阿诚被大哥捡回家,到1939年新政府成立前他们准备回国。大约讲的是三面间谍和全能秘书如何养成。#


#最后一次预警(现在撤退还来得及):大哥初恋曼春,阿诚在法国会有女友 毕竟原著向……大概会很苏【这两个人就是这么苏的人设】 一定HE 一定甜#


 




第一卷(1926—1931) 




天地间没有一双足以抬起我的手,自然也没有一双足以踩倒我的脚。


 


                                                                                     ————汪涵






第一章   大哥




  明楼目光如炬的盯着阿香,十多岁的小姑娘哪里见过大少爷摆出这样的阵势,就算并非针对自己,也被他吓得微微有些发抖,低着头说:“大少爷,桂姨不肯走,跪在那里求大姐原谅。”


  明楼远远的扫了一眼跪在明公馆大门口的桂姨,轻哼一声:“她倒乖觉,知道大姐心软。”紧接着又咬牙切齿的说:“手段狠辣,还懂得利用人心,明家万万容不得这样的人。阿香,你去告诉她,明家不会支付她工钱,如再纠缠,就报警,告她虐待养子,告到她受审坐牢。”


  阿香低声应了,正准备去,明楼心里一团怒气压不住,又一字一句的补充道:“带话给她:‘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说完,转身上楼,找医生问了阿诚的情况,心里有数了才到床边去看他。




  明楼以为阿诚很需要休息,这会儿终于环境安定,他多半会一觉睡很久。哪知走到床边,却看到这孩子眼睛睁得老大,也不出声,就那样一眨一眨的看着四周。


  明楼心里的愤怒一瞬间被那小心翼翼的神情揉作心酸。


  明诚身上的伤很麻烦。新旧交叠,内外相加。有掐伤的瘀痕,有钝器砸出的青紫,有利器划伤的口子,有烧伤有烫伤,还有冻出来的各种后遗症。


  冬天受冷夏天挨晒,桂姨这十年里,没让他有一秒钟的快乐舒适。


  十五岁,不过比他小两岁而已,竟和他那个十岁的小弟明台差不多身量,瘦的吓人。


  说话有逻辑,有条理,可见他十分聪慧。但是表达不清楚,用词用语单一,分明是一直被关在家里做奴隶,什么也没有学过。


  “阿诚,你要改名字么?”明楼轻声问到,他怕吓到这孩子。桂姨只说过他叫阿诚,连个姓氏都不曾听她提过,从今以后既然要开始新生活,就连着这旧名字一并丢了也罢。


  哪知道阿诚看向他,谨慎的说道:“我可以不改么?”


  少年的声音有些嘶哑,谨慎却坚定。明楼吃惊,又听阿诚说道:“这是孤儿院的嬷嬷给我起的名字,不是她。”


  明楼了然,点点头:“嗯。那就叫阿诚吧。哦不,明诚,好么?”


  阿诚嘴角微微动了动,似乎是笑了,他小心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明楼起床上学,不太放心明诚,于是去他的房间看。哪知一推门,却见明诚安静的站在床边,见明楼进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黑幽幽的,立刻有了几分神采,叫了声大少爷。


  “你怎么不躺下歇着?”明楼皱着眉头问。


  明诚没出声。


  “起来了就去把药喝了吧。”明楼耐心道。


  明诚点了点头。


  明楼转身去上学,快到大门了,却见明诚一声不吭的跟着自己,似乎是要跟去学校的样子。


  他顿住脚,心里有些了然。


  明诚虽然已经十五岁,可心智十分不成熟。没有人疼爱过他,他自然得不到别人给的安全感,更没有人教导过他,他也就不可能自己给自己安全感。明楼救他一命,带他离开魔窟,给他饭吃,对他说话细声细语,所以他以幼童本能,想要跟紧这个人,不愿意离开,害怕被抛弃。


  想到此处,明楼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明诚。


  “你要一直这样跟着我么?”他的声音带着些许漫不经心:“我从路边随便捡回来一个小乞丐,或者一条野狗,他们都能这样跟着我。”


  明诚的脸色一变,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救命恩人突然换了恶毒面孔。他的眼睛里闪着倔强的光,带着不太服气,又绝不会动怒的刚强。


  “我不需要一个时时刻刻跟着我的人,”明楼认真起来,他伸手把明诚拉到自己身边,沉声说道:“我只需要可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的人。”


  明诚怔怔的听着,似懂非懂,好不容易懂的那一点,他又不敢相信。明楼十七岁的身量已经高出他一头,面目刚正,看起来有如神明。


  “我要你健康,要你正常,要你成才,要你受高等教育,不是为了跟桂姨赌气,”明楼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对阿诚说,还是在对自己解释了:“那没有意义。”


  明诚听到桂姨两个字,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嘴巴。


  明楼继续说道:“我没想做谁的恩人,也不会为了讨伐桂姨的恶行,就将你捧到她此生此世都目不能及的地方。”明楼伸手捏住明诚的脖子,让他看向自己:“我只会给你一个机会。你要自己去做这件事。”


  明诚原本就十分聪明,这时看他神情,听他话语,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地位,他心里涌出比昨天得救之时还要炙烈的感激和拜服,他重重的点头。


  明楼看他眼中光芒,心里一暖,是个聪明又善良的孩子:“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他说:“别跟着我,去吧。”


  明楼不过也才十七岁。可他从十岁起,就帮着大姐料理家事,照顾明台,所以心智成熟,做事十分老练,已经很会揣摩人心。


  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睛。他没有和谁这样平等的交流过,他懂了,大少爷的意思是,你也去做你该做的。




  明诚冲大少爷的背影深深鞠躬,这才回到大宅中,阿香正迎出来,笑眯眯的说道:“阿诚!你的药熬好了。”


  明诚想起明楼的话,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你能帮我……找些书来么?”


     阿香点头:“大少爷昨天就已经嘱咐过我啦,要我把小少爷前几年的书找来给你呢。”


  明诚心里像烧着一把火。他忍住眼泪,只低声说:“谢谢。”




  明楼嘴上说不管,其实早问过了苏医生要怎么照看明诚。每天下学回到家中,都会抽空带他去慢跑或者打球。明诚体魄比从前强健,明家伙食又好,伤病自然好的更快了,不出半年,慢慢竟也长了些肉出来。


  这天,明楼下学回到家中,照例去书房放课本,却见明诚正拿了张报纸在读,一字一句都念出声来,他读的很慢,但表情十分喜悦。


  明楼心里涌出些类似为人父母的满足感来。他装作不经意的在书桌旁的沙发坐下,默默的听明诚连猜带蒙磕磕绊绊念完了那篇《燕京大学接受国民政府教育部审查合格立案通过》的新闻报道。


  明诚半懂不懂的念完了新闻,心里涌出从未感受过的快乐。


  在该有父母宠爱的时候,他躺在孤儿院和另外几十个孩子分享院长嬷嬷有限的同情。


  在该有亲人启蒙的时候,他被桂姨抱回家中,这愚妇毫无章法的养育,给了他一点难得的温情,可也并没有让他体会到世间万物新奇,学有所得的乐趣。


  在该有老师教育的时候,他被拘禁在家中,每日砍柴做饭,连与人交流的机会都极为奢侈。


  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正常人”。一个正常人才可能成才,才可能健康。


  他自被明楼救下来以来,每天都过得无比不真实。他懂明楼的意思,他也无比渴望真有站在他身边的那一天。可是桂姨十年的殴打和辱骂,让“低人一等”这四个字牢牢刺进他骨子里。


  他抬着头,可弯着腰。


  直到此刻,他凭自己半年来的努力,真的像大少爷和大小姐,甚至小少爷每天早上都做的那样,像他向往成为的那个人那样,读了报纸。


  他此时才真的体会到“希望”是什么滋味。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得明快和清朗,能洗掉他身上的阴郁和不快。比他在干渴中得到一杯水,寒冷中得到一捧柴,都更加快乐。


  他抬起头,看到了眼含笑意的明楼。


  他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大少爷。




  明楼心里更是百般滋味。他想,再也不觉得明台从学校拿了成绩单回来,大姐的反应实在过于夸张了。


  他充满正义感的管了这件事。可是他也知道,像明诚这样从小没有感受过爱和信任的孩子,最容易走极端。他可能从此敏感多疑,小心翼翼,终生不敢付出真心。这样的人没办法从信任,爱,和激励中获取力量。


  他也许会胆小怕事,唯唯诺诺;他也或许会凶狠毒辣,心肠冷硬。这些都是明楼做好了心理准备要去接受的可能情况。甚至做好准备,将在未来的某一天,要出于责任感教导他,管束他,甚至清除他。


  可明诚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就好像一套满分只有一百的卷子,他正冷眼看着那人能不能及格,哪知道他竟得了一万分回来。


  明楼站起身走到明诚面前,端着大少爷的气度夸奖他:“阿诚,你做的很好。”


  明诚心里有些疑惑,明楼从不刻意端着,他一向温和。可明诚依旧扬起一个浅浅的笑脸:“大少爷教的好。”


  明楼就像半年前那样,伸手捏了捏明诚的脖子,然后垂手立定,慢吞吞的说:“还长高了些。”


  明诚得意的挺了挺胸。


  明楼漫不经心道:“以后别叫大少爷了,”他低头看着明诚的眼睛:“我大你两岁,你叫声大哥,我当得起。”


  明诚僵住。他这才知道,明楼端的不是大少爷气度,而是大哥的架子。他很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越急反倒越无话可讲,他“我我我”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又急忙换了主语“您您您”了半天,依旧没说出什么。


  他越不安,明楼反而越悠哉,在他头上摸一把,笑眯眯的转身背过手走了。


  明诚就像做了一场梦。


  他以为自己福薄,此生没有这个缘分,不会有什么“亲人”。


  他以为自己被救下,被收养,被准许学习,已经足够幸运,他从来不敢奢求更多。


  可现在他有了大哥。


 


———————————————————————————————


 


因为微博上更新有的小伙伴刷不出,所以在LOF上同步更。


 


首发依旧微博(因为手机码字,发微博很方便……)


不方便的时候会迟点更新LOF~~~


 


看文快乐~~~

评论
热度(1086)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