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

   

扩写脑洞番外的番外:在线等!前任领导要娶自家孙女怎么破?!(5)

什么叫套路王中王哈哈哈哈哈哈哈

桃子viva青春:

快来看我们帝君如何收服青丘第一倔脾气的未来丈人。


总感觉大家都在他老人家的套路里走不出来。


下一章,准备先发个糖,再让青丘众人吃个狗粮。


前文链接:


太晨韶华年(上) (下)


扩写脑洞番外的番外:在线等!前任领导要娶自家孙女怎么破?!


(1) (2) (3) (4)




——————正文的分割线——————




白奕来赴约那日,与帝君在一十三重天长谈了几个时辰,结束后顺道来洗梧宫看望妹妹白浅。白浅原本以为她二哥若不是神色凝重应该便是怒火中烧,没想到却是一脸的春风,显然是对东华帝君这个未来女婿非常的满意。还道凤九年纪轻轻便接了青丘东荒女君的位置,他一直有些担心,如今若有帝君相衬,必是无虞。


 


那日在一十三天太晨宫旁的芬陀利池旁,帝君与白奕上神相对坐下后,茶一杯又一杯地喝了不少,但两人都没有要再开口说话的意思。




白奕原本接了帝君的名帖心情很有些复杂。


 


早在他和大哥尚未出生前,甚至更早于他爹娘成亲前,帝君就已经是掌六界生死的天地共主,是四海八荒男神仙敬佩、女神仙倾慕的存在。后来远古留下的神祇渐渐凋零,硕果仅存的只有他们青丘九尾狐一族,天族以及东华帝君、昆仑虚的墨渊上神以及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


 


曾经有一年的天族朝会,难得三位未婚的远古神祇都赏脸出席,在宴席上聚首。闻讯而来的各路女仙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简直要把天宫的大门都给踏翻。还算天族的女子多半矜持,只敢在席上远远地往上两眼,偶尔有一两个胆子大些的,上来主动敬个酒,折颜和墨渊上神倒还卖几分薄面,喝了几杯。


 


帝君倒好,上来第一个是南海的二公主,出了名的美人,刚刚婷婷袅袅地走来,话才说了半句,就被帝君直接回道今日宴席的主人天君陛下,这位仙子还是先敬一敬天君吧,弄得本来含羞带怯的公主恼得满脸通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不是天君看这情形实在尴尬,哈哈一笑救了个场,这公主大有要当场挖个地洞钻下去的意思。


 


白奕心道,这东华帝君果然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神仙,当真是不解风情,也不知哪家的女儿能叫这块石头动了心。要说和帝君地位相当,且英勇善战的女神仙,数来数去怕是只有一个瑶光上神,可四海八荒都知道瑶光上神爱慕的是昆仑虚的墨渊上神;若说远古众神留下的后人,天君只有三个儿子,他家倒是有个女儿,可小妹妹白浅尚未满三万岁,这年纪上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倘若真让东华帝君喊狐帝一句“岳父”,他阿爹怕是宁愿归于混沌。


 


彼时的白奕尚未成亲,也不晓得未来会有个女儿,更不晓得他女儿长到七万岁竟爱上了东华帝君。


 


可不有句话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么,凤九是他唯一的女儿,因着是青丘的第三代小帝姬,家中的长辈又青一色都是品阶最高的上神,才在四海八荒之中显得格外瞩目。白奕虽然对她颇为严厉,但一个女孩子家,并未对她要求太高,平日里若是她犯了错挨打,白奕也从未舍得真的下过狠手。


凤九第一次追到太晨宫给帝君端茶倒水说是报恩,白奕听说她恩没有怎么报,祸倒是闯了不少,丢脸还丢到了天君的面前。白奕只道凤九年纪还小,情窦初开,做事难免没有分寸,她回来之后打了一顿,略施小惩,便也就翻过篇了。


 


倒也是他小瞧了凤九的韧劲儿,还没安分多久,这丫头又跑到凡间与帝君化身的皇帝厮守,虽说借的是凡人的身子,但到底还是有了肌肤之亲。他狠狠地教训了凤九一顿,想着尽快把她嫁出去斩断她对帝君的情愫,可求亲的拜帖接了是不少,凤九一口一个帝君的,把那些青年才俊全给吓跑了。


 


直到凤九跪在自己面前求他,他才恍然发现,自己眼中那需要事事安排的女儿已经长大:她长了一双腿,一次两次拦不住地要跑到帝君身边,他顶多就日日夜夜看着她,守着她;可那一颗心落在了帝君身上,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回来了。他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去太晨宫拜见了帝君,向他为女儿求段姻缘。


 


未曾想到,却听到了帝君一桩尘封多年的秘密。


 


求亲一事作罢,白奕并未放在心上,帝君为着四海八荒牺牲至此,他心中虽有些怨气,但也知自己不应再去责备,却心疼凤九对帝君如此情深一片,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回应。


 


凤九承继青丘东荒女君的位置之后,过了几年,白奕又开始为女儿操心起婚事来。这回也不知怎的,他一提家中有一女儿凤九妙龄待嫁,那些个神仙们便个个都说凤九殿下是青丘的帝姬,东荒的女君,未来天后白浅上神的侄女儿,当真高攀不起。


 


一个两个这么说倒也罢了,十个八个都这么说,白奕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正发着愁,他娘亲狐后安慰道,青丘家的女孩儿情路或许真的不太平顺,可是你瞧,小五这一路波折,还不是和夜华终成眷属,小九那丫头到底还小,她爷爷也想再留她几年,婚事先慢慢看着,不着急。


 


这一不着急,没想到还真等来了一个求娶的人,便是面前这位三百多年前刚拒了他求亲的东华帝君。


 


白奕听了帝君求娶的话,内心顿时不平静了!他放下手中的杯盏,礼貌而冷淡地说道:“小女凤九虽然承继了青丘东荒女君的位置,但七万余岁尚未飞升上仙,怕是资质平平。帝君地位尊崇,这帝后的位子凤九怕是难以胜任。小五已经嫁入天宫,家父狐帝白止也无意再将青丘的女儿嫁来天族,我只愿凤九能寻一门相当的婚事,找一个于政务上能够相帮一二的女婿,便就心满意足。”


 


白奕这番话自觉说得滴水不漏,既表达了自个儿拒绝的意思,言辞上也并不得罪人。可不知怎的,帝君听完他的话,本就有些憔悴的脸色竟然蓦然煞白,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慌忙从袖中掏出一方白帕掩住,别过头去。一会儿功夫,终于喘息着止住了这汹涌而来的咳嗽,回过神来道了一句“失礼”。白奕却分明看见他缺乏血色的嘴角还留了些许的血迹。


 


东华帝君似是察觉了他探究的眼神,又用白帕擦拭了一下嘴角。白奕突然发现那方白帕的一角竟然绣了一朵娇柔的凤尾花,与他们家女儿凤九额头上的印记一模一样。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一般,白奕立刻撇开了视线。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白奕再抬头时,却见帝君苍白着一张脸,敛着眸,一脸平静中却有忽视不了的落寞。


 


“……帝君,怎的还未伤愈?”白奕之前听闻了东华帝君因击杀了妖尊缈落而深受重伤的消息。今日见到帝君虽然面色不见好,但腰板挺直,器宇轩昂,还道外头传得太过离谱,帝君压根伤的不重。现下看他竟然硬生生地咳出血来,才知这伤当真是不轻。


 


“妖尊缈落伤我不重,只是当日将她封在三生石中,唯恐殃及天下姻缘,便引了诛仙台的惊世之力把三生石毁了,只是这逆天而行,多少有些伤身罢了,一点小伤本来无妨,倒是让白奕上神看了笑话。”帝君说得平淡无奇,似乎压根没把这惊世骇俗的事儿放在心上,倒是把白奕听得目瞪口呆。


 


这看淡生死,无惧天命的气魄,可……可当真是昔日的天地共主……白奕折服了,站起身来,向帝君拱手一拜,说道:“帝君为了四海八荒,天下苍生,白奕心中敬佩!”


 


“白奕上神过誉了。”帝君顺手给白奕先前搁下的杯盏里添了些茶水,示意白奕坐下:“白奕上神一片慈父之心,一心为九儿考虑,我也颇为赞同。我生于碧海苍灵之上,并非天族后裔,上神大可放心。此外,倘若上神同意将九儿嫁给我,我作为青丘东荒女君的王夫,自然会尽自己的一份力。他日,九儿若是经历飞升上仙、上神的劫,我在一旁也定会护她周全。”


 


白奕注意到帝君已将对自己的称呼从“本帝君”改为“我”,显然已将姿态降至平辈。而他最后说到的那一句更是说中了他的一番心事。


 


凤九那丫头一向不精于修炼,打架倒还可以,但修为怕是不够,若是当真亲身受那飞身上仙、上神的天雷,怕是第一下就给劈成两瓣了。他们兄妹几个都是上神,前三个当时有狐帝狐后护着,也算是拼着命换来的,白真飞升上仙上神皆有折颜护着,白浅在昆仑虚飞升上仙也有师父墨渊上神护着。


 


可如今四海八荒众仙凋零,除去他们这一大家子的上神,年龄家室与凤九相当的神仙竟没有一个上神,哪怕是他先前颇为满意的西海水君二皇子,昆仑虚的大弟子叠风也只是个上仙,论修为是差开帝君十万八千里,当真不能如帝君这般护着凤九周全。


 


“如今青丘第三代只有凤九一个女孩儿,小天孙虽是白浅上神与夜华君的孩子,狐帝的外孙,以后怕是要继承天君的位置。我本也无父无母,往后我若与九儿有了孩子,若白奕上神不嫌弃,便让他跟着白家的族姓,承青丘的帝位。”帝君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


 


这番话又直戳到了白奕的心里。


 


狐帝和狐后生了四儿一女,算是破了他们青丘狐族的记录。可到了他们这一辈,白真跟着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厮混,半点要成家的意思也没有;大哥和三弟虽是成亲多年却是一直未有好消息;只他一人得了凤九这个女儿。作为一向比较杞人忧天,不,是未雨绸缪的神仙,白奕不禁担忧起往后这青丘五荒之位会无人可传。


 


“上神放心。”帝君起身,颀长的身形仿佛一棵挺拔的雪松,“我看重凤九如同四海八荒。我为她修改天命,自当穷尽一生以性命爱她护她。东华此生别无他愿,只求上神成全,将凤九托付于我。”帝君说着大有要屈膝跪下的意思。


 


白奕反应极快,他膝盖尚未弯下,便立刻扶住,惊得额上冷汗都要滴下。万万使不得,若是受了帝君一跪,怕是得折寿啊。




却见帝君敛起几十万年沉淀的气势,立在跟前,当真像个真诚求娶的青年。白奕叹了口气,深觉得以往对于帝君的认识当真太过浅薄,说道:“罢了罢了,帝君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我那女儿凤九帝君娶了去便是。”


 


“多谢上神。”


 


那日他应下帝君与凤九的婚事,在芬陀利池旁又品了帝君亲手制的香与茶,还得了一把帝君亲铸的神兵利器。凡间有句话叫做“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白奕上神倒是越发认为,先前觉得还不错的那些四海八荒青年才俊们,和帝君相较当真是差得太远,也就是帝君这般人品修为,才学情趣,才称得上当世才俊。


 


在得了帝君三个月之内必来青丘上门提亲的承诺之后,更加满意自己的决定的白奕上神告辞离开。


 


帝君慢慢踱回太晨宫里,心情很是不错。司命进来,似是觉得今天的帝君有些不一样,便默默观察了他很久。直到帝君抬头瞟他,司命才问道:“小仙看今日帝君神清气爽,在想可是有什么好事。”


“……”帝君哪里不知他身边的这位仙官是三十六天第一八卦,他似笑非笑地回道:“本帝君过几日会奉天君之命,下到女娲圣山,重造三生石。约摸百二十日就能回来,司命你且先修整一番,等我回来,太晨宫会有一桩大事需你代为操办。”


 


“小仙可否多问一句,是何喜事,心中有了底,之后小仙也能多些准备。”司命厚着脸皮问道,一双小眼睛都快亮成天上的启明星。


 


“喜事。”


 


这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让司命一时半会儿摸不着头脑,但毕竟在帝君身边侍奉了好几万年,司命立刻寻到了答案,欣喜若狂地躬身回道:“小仙遵命!”


 


司命提脚刚要走,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又回过身说道:“哦,对了,帝君,折颜上神走之前,说在给您留下巩固伤势的药贴里加了几味祛瘀通血的药方,说是您体内内伤未愈,再服个三五天的药,多吐两口血,能好得更快些。今日您可用了?”


 


帝君银发迢迢,嘴角勾起一抹笑:“用了,效果甚好。”


 


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突然觉得右眼有些乱跳,抬头望了望天,心想,莫不是他家真真又想出门去寻毕方鸟了吧。 



评论
热度(188)
© 七爷 | Powered by LOFTER